慌張的逃離出家門後,和奶奶、小叔問候後,上班去。

午前,看完了今早的病人,還有些時間他便在休息室,翻看著新型病例。忽然,敲門聲起。轉頭一看,景修倚在門旁,微笑的看著他。

看到景修,昨晚的不歡而散和今早的逼供大會,讓原本不好的心情瞬間消失匿跡。他好心情的走向他。

『哦~怎麼來了。來看過敏嗎? 你來太早了,我等會要和教授外出。』景修來卻不能陪他,真是可惜。

「對不起,我來道歉,昨晚我不應該那樣對你的,我太敏感了。」

『沒關係。』泰燮覺得沒有那麼嚴重,景修居然特地前來道歉。景修把他看的很重要,他心頭暖洋洋的。

「昨天和你見面前,我跟我媽吵架了,我媽到現在還是不放棄,她說只有孩子的媽跟她娘家的人知道,所以她叫我重新出發。我媽到現在還以為,我是交到壞朋友,才變成這樣的。心煩之下,聽到彩英的事,把怒氣遷到你身上,真的很對不起你。」景修再次道歉。

『別這樣,沒關係的。』真是~

拍了下泰燮肩膀,道聲「我下午還有課,先走了。」聽到景修這樣說,他回拍了景修的手,想給他安慰和力量,然後微笑的看他離開。

 

下午休息時刻,他在走廊上和其他醫生聊完天後,準備回診療室時,手機傳來簡訊的聲音,以為是景修,結果是彩英發來的。一打開簡訊,看到上頭的文字,令原本見到景修的好心情,又不佳了。

【我是泰燮的媽媽,我不敢說自己十分瞭解泰燮,但是他為人真的很善良,不知道妳願不願意再多等他一會? 以媽媽的立場,覺得失去妳很可惜。】

生氣的看完訊息內容,他馬上回了通簡訊給彩英,為母親的擅自行動跟她道歉。

【對不起,我媽的個性就是這樣,妳就當作沒有看到,不要放在心上。】懊惱的嘆了口氣後,隨即打電話給母親。


和朋友高興講完電話的敏財,又聽到簡訊聲音。一看是泰燮發過來的簡訊,她傻眼了,神色緊張不已的叫一旁的妍珠幫她看看,她是不是把要發給彩英的簡訊,誤發給泰燮了。完了.....這下完了。上次偷翻泰燮的手機,已經讓母子的緊張關係上升了許多。這次,她又自做主張的促合,泰燮不翻臉才怪。

簡訊才一看完,她隨即聽到電話響起的聲音,是泰燮。「妍珠啊~ 妳跟他說我不方便接電話,洗澡....不....就說我在奶奶那。」她雜亂、慌張無緒的亂說著。

「喂~ 您好」

『我知道我媽在旁邊,她叫妳跟我說她不在,請我媽聽電話。』妍珠只能無奈的把電話給敏財。吼~ 就跟妳說跟他講我不在嘛!! 真是的,這下我要怎麼解釋啊....。

俗話說的好【自作孽,不可活】,這下她踢到鐵板了。


「泰燮,我不知道怎麼會變這樣。」事情開天窗,她理虧、裝傻不知道的說。

『媽傳給彩英的簡訊,是彩英傳給我,我再把它回傳給媽媽的,媽不知道簡訊可以這樣傳嗎?』泰燮發怒了。

「不..不..不知道,我不知道可以這樣傳。」被泰燮質問,她緊張到結巴。

『我現在真的很生氣,沒有什麼需要媽幫忙的事,拜託妳不要多問、也不要多管了,這種事以後就不要再做了。』母親愚蠢又欠切說服力的說法,讓他火大到極點。

「泰燮啊~」『還有什麼事嗎?』「你一定要這麼兇嗎? 對不起,是我不對。」

『妳不要再打擾彩英了,她已經很痛苦了。』

「好啦~我知道了。我錯了,對不起。」被泰燮兇,敏財知道這次錯很大,她低聲道歉。還要往下講時,泰燮已先掛掉電話,讓敏財心很痛。

 

晚上,泰燮下班回來,進門後看到大妹和母親從廚房出來,跟大妹打個招呼後,當作沒看到她似地,就直接往樓上走。

她心虛的趕緊問「你回來晚了,餓吧,我幫你煮點晚餐。」

『我不餓』停在樓梯口,語氣不悅的回覆。

「跟你爸.........」話還沒講完,泰燮馬上接著回話。

『跟爸說我回來了。』頭也不回,往上走。

智慧看著母親,問哥怎麼了,敏財才把自己今天雞婆,被泰燮發現,泰燮對她生氣的事告訴智慧。被智慧唸了一噸之後,她便趕緊上樓跟泰燮解釋今天的事。


「對不起,我做了你不喜歡的事,雖然我做了你不喜歡的事,但是你也應該想想,我為什麼會這麼做的原因.........。」敏財也覺得自己很委屈,繼母的身分、婆婆的壓力,她心理也不好受。

『媽,你可以不用管我和我女朋友的事,我不希望您插手,不需要您的關心。我看到簡訊時覺得很荒繆,我真的沒想到媽您會這麼做!  我為了拒絕她已經很辛苦了,彩英也被影響說晚上想再跟我見面,但我拒絕了,您到底為什麼要做這種事? 為什麼還要製造這種麻煩?』本來就心煩不已,看著母親這樣,他應付的也好累。

聽到泰燮這樣說,敏財傷心的再次道歉,走出房門口,她又嚥不下一口氣的回頭講,彩英這樣做,除了讓她沒面子,這女孩做事也很輕率,長輩都這樣拉下臉了,居然還把事情搞成這樣,這樣的媳婦她也不要。

泰燮面無表情聽著母親發洩完畢後,便請母親下樓回房。敏財傷心極了,什麼時候泰燮才會給她應有的尊重? 不是以繼母的身分,而是媽媽的身分。

 

假日,又是每週最期待能和景修見面、運動的日子。泰燮一大早就出門去接景修。沿著慢跑路線上,兩人不停的嬉鬧著,偶而景修前、偶而景修後、偶而併肩著。和母親的不愉快,因為景修,泰燮全拋在腦後,專心享受的屬於他的甜蜜。

跑完後,兩人坐上車。景修擦完汗後,不經意的對泰燮說,「運動完,全身黏搭搭的,要不要回我家洗個澡、我做午餐給你吃?」看到泰燮猶豫的臉色。景修知道他還沒準備好,不想勉強他「不想去也沒關係」。

這是景修第一次邀他進到家裡。雖然羞怯,但想到可以知道景修住的地方是什麼樣子,於是便勇敢的決定去景修家探險。但越接近景修家他心裡就越緊張,都可以聽見自己心臟噗通噗通的跳著。

同一時刻在家裡,泰燮還不知道這次是換奶奶算計他去和朋友的孫女相親。

 

跟隨景修於後,景修簡單的介紹一下家裡 「這就是我生活的地方,隨意看看。」

泰燮按下自己莫名的緊張情緒,難掩興奮的看著這個和他家風格迴異,專屬於景修的風格。

「看起來好像比你之前說的還大,很不錯。」

「是嗎?大概有二十坪吧,你先進去洗澡,我把換洗衣服放在浴室外。」景修招呼著,然後準備換洗衣物給他。

第一次踏入景修的私人天地,他像個幼稚園小朋友般東瞄瞄、西看看。看著書櫃邊擺滿相片,景修,把濟州島雄偉的山脈、海天連一色,拍成一幅幅絕美的風情畫,尤其是一幅落日斜陽裡的晚霞,讓他著迷似的離不開眼。連景修拿著換洗衣物來到他身後,他都沒發現。

「這張是萬中選一的,我也很喜歡。去洗澡吧!」抬起頭,和景修相視,他目眩神迷了。回神過來,他要去洗澡時,景修忽然抓住他的手,問他「害怕嗎?」,因為泰燮就像個在叢林裡遇到大野狼的小白兔,不知道要逃往哪裡去。

泰燮緊張的說不出話來,只能愣愣的看著景修朝自己逼進的臉。瞬間,他耳根、臉紅、心跳加速了。

景修貼近他的臉,在他耳邊緩緩說著「我知道要誠實的面對自己有多難,對社會、對週遭的朋友、父母兄弟,是要瞞著他們繼續相信假的我呢,還是要卸下面具,坦承面對世人比較好? 每晚,連睡覺時都在懺悔、痛苦和掙扎。」不同於別人的性向,就像是個詛咒揮之不去,泰燮傾聽著沒有接話。

「你要怎麼選擇過生活是你的自由,但我要勸你,別像我一樣,為了欺騙世人,和女人結婚生小孩。這種事被發現後,會被當成是卑鄙無恥、骯髒下流的人。」

「你知道嗎? 你就像個剛從無人島回來的處子,我開始沒什麼耐心了,你快點決定吧。」似開玩笑又帶點正經的對泰燮說。

「快去洗澡吧,我做個簡單的咖哩飯當午餐吃。」聽到景修告誡他的一番話,泰燮心亂如麻,已經習慣了景修的存在,萬一景修離開他,他還能遇到像景修一樣的人嗎? 他的心裡還沒準備好,就先這樣過吧,到時候再說。

 

洗完澡,景修已經把咖哩煮好,招呼著他過來吃。

『好香啊~』

第一次煮給泰燮吃,既緊張又擔心,「這香味有可能是假的,我自己都被騙過好幾次了。料理家的兒子,馬鈴薯、紅蘿蔔會不會切太大塊了? 」面帶微笑的等泰燮評價。

泰燮大大的賞臉,直讚賞連聲道『Perfect! 』讓景修笑花了臉。

「味道可以嗎?」還是『Perfect! 』

「哇~ 你這樣說,代表我煮的味道太淡,真搞不懂,明明有個料理家的媽,怎麼你的口味還是這麼重。」你也不輸我啊,吃辣椒還沾辣椒醬吃,看得我都胃疼了。

『我媽已經放棄我啦~ 沒辦法,味道太淡,我就是覺得不好吃,她也拿我沒輒。』

「交給我,我來幫你改變飲食習慣。」景修拍著胸脯保證。聽到,泰燮不以為意的大笑著。


『看來你好像很喜歡自己做飯吃,一週會在家裡做飯給自己吃幾次?』想更深入了解景修的好奇心啟動。

「不常,一兩次吧,有時煮大醬湯或辣白菜湯,有咖哩就吃咖哩,這個最簡單。」

忽然想到什麼「哦」了一聲。「我們喝杯紅酒吧,雖然和咖哩有點不搭。」說完便起身去拿。

『啊,不了,我不喝。』泰燮連忙阻止他,因為待會還要開車回家。

景修沒有停下動作,只轉個頭,帶點含意的看著他說「放心~ 我又不會吃了你,怕什麼?」

『不是因為那個原因。是因為待會還要開車回家,你…想哪去了。』泰燮一臉尷尬的急著撇清。

景修笑笑地不戳破他,把泰燮逼急了對他也沒好處。於是午餐就在淺酌、愉悅的談話中結束。

 

回到家,躺在床上,景修對他講的話,不斷的浮現在他腦海,但他還是選擇刻意遺忘。

 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魔法梅根 ~

magan580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