晚上,全家一同吃飯時,父親問他這麼早就出門去哪? 早、午餐有吃嗎? 他趕緊回答去運動,早午餐也都有吃。

此時,小叔插話進來「那個......奶奶今天交代的事不和泰燮說嗎?」 敏財前天才因為自作主張的事,和泰燮的關係鬧的很僵。她趕緊向老公使了眼色,請老公發話,她不想再讓泰燮誤會,以為這又是她的主意。

「泰燮,奶奶雖然沒對你說什麼,但是她還是很擔心你的婚事。」泰燮父親話還沒說完,小叔又接著插話「還說哪天去首爾的時候,要幫你找結婚對象。」

「真的嗎?」智慧老公也跟著插上話。

「聽說候選人的照片,今天已經寄來了」智慧接著說。小叔哈哈哈的笑著,趕緊催著敏財快把照片拿出來,讓大家看看。

「大哥,這女孩子條件還不錯,父親是大學教授、母親是金屬工藝家,她本人則是英文老師。」隨然姿色比她楊智慧平凡了點,但尚可接受。

泰燮聽著家人你一言我一語的說著,他當這件事是別人的是一樣,漠視,不說話。

「是以前跟奶奶一起上班的朋友的孫女,找個時間去見面看看吧。搞不好你會喜歡的。」

『我還不想結婚,爸。』泰燮直接拒絕。

「連奶奶都出動了,表示時候到了,智慧女兒智娜都7歲了,你還要拖多久?」

『我會自己看著辦的,我不喜歡在全家人面前,談論我的事。』泰燮煩躁的說著,快點結束這個話題吧。隨口說自已吃飽了,逃回房間。

餐桌上,浩燮發表自己的看法,「大哥可能王子病太嚴重了,都到這個年紀了,也沒看過他談個轟轟烈烈的戀愛,甚至連一夜情都沒有。從他談話的內容就知道了,每次都是

怎樣、還好吧。”

我! 還不錯,還不就這樣。”

我還有一大堆書要看呢,今天是我奶奶過生日......”。

明明奶奶的生日還離的很遠。

跟我見面沒什麼用。”

用這種爛藉口迴避邀約。大哥說來說去都是千變一律,沒什麼變化。」

聽完大家都笑翻了,其他人也意猶未盡的繼續說著泰燮的八卦。

 

吃完晚餐,泰燮回到房裡。母親又跟著進來,說服相親的事。「人家連照片就寄來了,好歹給個奶奶面子去見一面吧。」

『這該不會又是母親妳的新把戲吧,不要假藉奶奶的名義來欺騙我。』上次被母親擺過一道,又要再來一次嗎。

「不是我,真的不是。」敏財急著澄清這件事跟她真的沒關係。

『我是四十歲、還是五十歲了,奶奶這麼有時間,不如請她多關心兩位還未結婚的叔叔吧。』真煩,可以不要再催我結婚了嗎!!

「你怎麼可以這樣說,長孫一直還沒有結婚,奶奶會一直擔心啊。你爸也認為,應該看在奶奶和奶奶朋友的面子上,你應該到首爾去見個面。」看泰燮對相親這麼的抗拒,敏財苦心婆口的勸著。

『為什著要浪費時間呢? 我不想去,到時候見面也是草草的結束,對她來說也不禮貌,別再說了。』

「奶奶怪我說,因為你不是我親生的,所以對你的婚事一直不急也不關心,如果是浩燮就不一樣了。」雖然不是親生的,但她一直努力把泰燮當親生的一樣疼,連她的親生兒子都沒這麼疼,可是在這個大家族一直得不到認可,尤其是泰燮。


『不關心我反而比較好。』別管我了,好嗎。

「你也這麼認為嗎? 你5歲時我帶著智慧嫁給你爸,我為了讓你和智慧受到平等的待遇,不知花了多少心思,就怕別人說我不公平。你就像個影子般,安靜、無聲,一直到國中你都沒叫過我一聲媽,對我總是懷著戒心。你知道嗎? 我看你的臉色比看你奶奶還要多。」敏財傷心欲絕。

『智慧是媽親生的,爸跟媽也親親蜜蜜的,三比一,我害怕被送到孤兒院去。而奶奶的嚴厲,讓我感到恐懼,不是只有妳一人努力,我也在盡力著。』泰燮敞開心房,道出他內心害怕被遺棄的痛苦心情。

聽到泰燮這樣說,敏財才知道原來不是只有她看他臉色,泰燮也是一樣。冷漠,是泰燮的保護色。

泰燮聽到母親這樣說,原來母親也是和他一樣,都在看對方的臉色過生活。算了,不忍心看母親這樣傷心難過,也不忍心讓母親因為他的事受到奶奶苛責,最後他心軟同意去首爾相親。

雖然不知道泰燮為什麼改變態度,她很高興泰燮和他說出心裡的話,也會轉告奶奶他願意去相親,對他既感謝、又感到抱歉。

泰燮終於露出笑容對敏財說,她真是一位很好的繼母,別苛責。她也笑著回話說,我覺得新媽媽比繼母好聽。讓他繼續唸書,下樓回房去。

 

「什麼時候可以去呢? 相親。」早上,幫泰燮準備早餐時敏財問他。

『不要催我啦,我會去的。』本來以為母親忘了,沒想到母親居然還記得。

「什麼時候? 這個週末行嗎?」敏財怕他反悔,追問道。

『這個週末不行,已經有約了。』

「那麼下週末?」

『應該可以吧。』算了,逃不了,該來還是要來的。就去吧,交個差,省得奶奶、母親窮追不捨。

「恩,就這麼說定了。」

 

吃完早餐出門上班後,門診休息空檔,景修打電話來約他中午一起吃午餐。

門診一結束,他便迫不及待、無法抑制的笑容往醫院門口跑,終於見到坐在廣場椅子上的景修。

景修看到泰燮笑著直奔他來,他既甜又滿足的也對著泰燮笑著。

『吃飯吧,到哪吃?』臉上的笑意,一直沒停過。

「到附近的義大利麵餐館吃吧,你下午還要上班,太遠還要趕回來,這樣不好。」

午餐吃著吃著,景修鬱悶的開口告訴泰燮,他媽媽下午兩點會搭飛機來濟州島,「母親還是不肯放棄,好像沒把我導回正途,是怠忽職守。不要擔心,嗯。」


『都已經知道了,還這樣。何況是我的家人呢? 』泰燮自悲道。

不想再這個話題繼續下去,他告訴景修,下個週末他要去首爾相親。是奶奶選的,看在奶奶和奶奶朋友的面子上,所以我要到首爾去見個面。

「恩,我理解。不忍心看到父母絕望,這種事我也做了很多次,結果最後卻害到孩子和孩子的媽的人生。」景修說完,看氣氛變的有點僵硬,便趕緊轉移話題說,這兩天他有一整天的課要上,所以無法和他見面。

想了一下「彩英還好嗎?」景修忽然問。

『當然囉~ 她很乾脆的,放心吧。』知道景修一直擔心彩英會回頭找他,他連忙保證著。

不想讓彩英的話題又壞了今天見面的好心情。景修讓泰燮趕緊吃,還要上班呢。

正要低頭專心的吃麵時,同時望了對方一眼,有默契的笑了起來。甜蜜好心情,寫滿兩人臉上。

 

心情愉悅的和景修吃完午餐道別回到醫院後,彩英忽然到他辦公室來。

「下班可以和你見個面嗎? 我有話想和你談談。」彩英一臉甜蜜地對她笑著。

『............,有什麼話要說? 要說什麼?』該不會被景修說中了吧。

「我會在常去的咖啡店等你,不要太晚哦。」

 

咖啡廳。

「我的家人、媽媽、姐姐,都希望我找個喜歡我的男人在一起,而不是找一個條件很好的男人在一起。我本來也想這樣,但.......我怕那樣,我會覺得有遺憾。我認為,應該是要找我喜歡的。

你.......也不討厭我對吧,如果討厭我的話,怎麼還會跟我一起吃飯、看電影,還一起爬山呢。依你的個性是不可能的,而且,你也對我很好。」彩英認為泰燮是喜歡他的。

泰燮聽到,面無表情喝了口茶,不答話。

「所以,我就這麼想了。很多人都是這樣的,分不清楚自己的感情倒底是喜歡還是愛。會懷疑自己喜歡的人,真的可以成為我未來的一半嗎? 有可能現在只是錯覺,不是眼前的這位,是別人怎麼辦,所以一直猶豫不決,這樣的人真的很多呢。」彩英繞了一大圈講話,希望泰燮能懂她要表達的是什麼。

『妳不是說過,我曖昧的態度,是表示,我沒被你迷的暈頭轉向嗎。你說的沒錯,我沒有被你給迷住,我沒辦法。.......我並不討厭妳,也覺得妳不錯,讓我很自在。你能體諒我,我很感謝。但是該怎麼說呢,總而言之,我對妳不是那種感覺。』泰燮委婉的迴避彩英的問題、暗示的拒絕她。


「那麼.......我們結婚吧!」故意忽略泰燮拒絕她的話。她真的很想很想和泰燮結婚。

『妳瘋了嗎?』他太驚訝了,明明提分手的是她,怎麼又說要結婚。

不管了,「我喜歡就好了,你只要像現在這樣,我相信我們會過的很好。會來電的那種化學反應,再怎麼久;它的有效期也是三年。夫妻間感情也是,剛開始的愛,最後也會慢慢轉化成親情的。為了渡過這三年的期間,我會忍耐、不會跟你生孩子的。」彩英情緒激動的說著,但泰燮怎麼好像一點都不高興。

『這是什麼意思,我以為妳已經死心了。』不想講太白、不想傷害妳,這樣妳能懂我意思嗎?

「知道我死心,你沒什麼感覺嗎?」彩英納悶的問。

『對不起,除了抱歉,我還是抱歉。』我以為我的態度夠明白了,不能再給你任何一絲希望,妳放下吧。

「我.......拋棄自尊心了,因為我.......不想把你讓給別的女人。」不要說我們還是朋友,我不想離開你、也無法失去你。

泰燮再也談不下去,跟彩英說時間晚了,回家吧!

到了停車場,彩英不死心的吻上泰燮的唇。宣誓著她的決心後,開車離開。

坐上車準備回家的泰燮,懊惱的神情全寫在臉上。彩英和景修..........一個是光明的道路;一個是險危的山路,我該如何選哪條....。

 

泰燮被彩英一番話困擾的同時,景修也為了堅持他的愛,與母親爭執著。

 

回到家,進到廚房。他對母親說,他還沒吃飯,麻煩母親幫他準備簡單一點的晚餐。

敏財正要準備時,妍珠告訴她,負責拍照的許老師來電話,請她先接一下。

「許老師,您怎麼了,最近打電話找您您都沒接電話,是發生了什麼事嗎? 我準備下週要開始拍攝,什麼時間您方便?

什麼?

很嚴重嗎?

恩.......好,那就暫時不能拍攝了。

不.......我知道。健康比較重要,不用擔心我,我會自己處理好的,希望您手術順利早日康復,您好好休息。」

敏財傷腦筋的對妍珠講,許老師因為大腸癌初期,明天就要進入手術室開刀,最少要休息一年以上,還要看復原情況,才知道何時能復工。

這下怎麼辦才好,臨時去哪找替代的人,尤其和許老師的默契,不是新手就可以馬上培養好的。

一旁的泰燮聽到,想了想 決定推薦景修給母親。

『我可以推薦一個人嗎? 』抱著試試看的心,他提議道。

「誰啊? 那個人會拍攝料理嗎?」沒想到泰燮有認識這樣的朋友。

『沒有,不能說是專門拍料理的,不過這個人有拍風景,偶而會拍些料理照。政府的觀光導覽也有他的作品,好像拍的還不錯。平常在大學教課兼做攝影,是我的朋友。』他私心的推薦景修,除了能光明正大見面外,也間接把愛人介紹給家人認識,至少他希望景修能先獲得家人的好感。

「你有這種朋友啊!」沒見過泰燮帶朋友回家過,她太驚訝了。

『是~他本人自己說是業餘的,不過母親您可以試試看,試過不喜歡就算了,沒關係。』講到景修,他不自覺的用從未讓家人看到過的笑容,笑著說。

「好吧~ 我兒子這麼挑剔,既然他都推薦了,一定是相當不錯的人,那就約個時間見面吧。」泰燮的推薦,讓敏財原本擔心臨時找不到人,不知如何是好時,像及時雨紓緩了旱象。

 

晚上,家裡召開臨時會議,因為拋妻棄子三十年的爺爺忽然回來了,除了造成家裡一片混亂外,還要將爺爺藏起來不讓奶奶知道的大作戰計畫。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魔法梅根 ~

magan580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