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午,楚蓉下課回來、妍珠正起身要回家前,敏財興奮叫住她們倆個,『等等,我給妳們看一樣東西,一樣好東西』。拿出相機『鐺鐺~妳們看看,好看嗎?』畫面出現彩英美麗、發光的臉龐。

「誰啊?」兩人異口同聲道。

『五秒鐘後告訴妳們她是誰。』愉悅的嘴角,敏財整個笑開了。

「嗯,雖然沒有我好看,但長得還不錯。誰啊?」楚蓉大方的誇讚自己。

『比起妳,我更喜歡她的樣子.......呵呵。智娜,這個阿姨好看嗎? 美麗吧~』敏財停不了的誇讚。

「咦~ 這誰帶過來的啊? 但這不是我們家的相機嗎?」楚蓉疑惑的問。

『是柳彩英,她下午來過我們家了。』

「不是分手了嗎? 」

『改變想法了,不分手了,反而更親密了。』敏財高興到說不出話來!

「什麼嗎!! 哥真是的,是在耍我們嗎? 但剛說分手就復合,然後讓她來我們家嗎?」

『不是的,不是哥哥讓她來的,是她自己來的。』

「什麼? 那哥不知道囉!! 真是.......。但這有點奇怪呢!! 媽。」楚蓉驚訝的說。哇~ 這女的還真大膽,自己追到家裡來。

『哪有什麼奇怪呢! 和泰燮也說過不分手了,她可是因為我的短信才改變想法的,誰也沒想到是電話的關係啊。』敏財覺得楚蓉太大驚小怪了,得意的說著、笑著。真是,小女生就是這樣。

 

回房間時,楚蓉高興的發封短信給泰燮,告訴泰燮 彩英今日來過家裡的訊息。【哥,彩英姐今日下午來過家裡,比哥哥強多了,幹麼猶豫啊。媽媽正興奮著呢!! 你啊~就不要再挑了啦.......。】

看完訊息,泰燮皺著雙眉、帶著無奈和怨,嘆了口氣,彩英怎麼可以私自這樣做。當下,馬上撥了通電話給她。話還沒說,就被彩英搶先講

「我正要打電話給你,我在換衣服準備參加研討會。還有,剛才我去過你家了。」

『怎麼可以瞞著我做這種事呢!! 』泰燮表情瞬間冰冷、聲音變得極為嚴厲。

「我是照我的心意去做,你爸媽人都很好,我很喜歡。車好像來了,後天見,我再打給你。」彩英不給泰燮說話的機會,講完馬上掛掉電話,關機。

 

晚上,泰燮工作結束回到家後,看到小叔緊張的面孔,他緊張了一下,原來是爺爺吃魚被刺卡住喉嚨,剛好他回家要他趕緊解救。邊哄著爺爺、邊挑刺,經過一番折騰,終於把刺給挑了出來,全家頓時鬆了一口氣。回飯廳繼續吃飯。

進入飯廳時,看到全家有志一同聚焦於他,望著他暗自偷笑。他不解地望著家人們,不只媽媽、弟妹們笑得過於燦爛,連秀日都呵呵笑了幾聲。

「哥,我們全都看過彩英姐的相片了,所有的人都覺得很滿意,甚至連惡言天才的小叔也是!! 真的跟你好相配哦。奶奶也很喜歡,惡言天才小叔簡直是被迷上了,還說想幫人家畫畫。」小妹楚蓉既羨慕又忌妒、開心的說著。母親則是得意洋洋的笑著。

泰燮暗怒、無表情看著得意洋洋的母親問道『她有留照片? 』

「沒有,是我拍的,為了給家人看。」彷彿做了件大喜事,她驕傲的說著。

對於母親這樣,他按下極度不滿的情緒,悶嘆了口氣。

「最重要的是看起來很善良。雖然不像智娜媽媽一樣,是個讓人驚艷的大美人。但是......該怎麼呢,看起來很古典、很有氣質......像貴族一樣。」毫無眼色的妹夫也跟著加入發表,明褒暗貶的誇讚老婆和彩英。

『為什麼要傳那種簡訊呢? 』暴風雨前的寧靜,泰燮已稍怒對著母親問著。

還不知道收斂的敏財,「我倒認為是因禍得福呢~」還在得意她的經典之作。

 

『不會有什麼改變的,這件事我會自己處理,不要有任何期待,也不要再拿她來當話題了。』暗自對全家人警告著,以後不要再繼續這個話題了。

敏財聽到泰燮的話,臉色從得意變失意。

『就算全家動員也沒有用,這種事我本人不喜歡就沒有辦法啦! 』別以為彩英不請自來,獲得你們的喜愛,就可以支配我。

「泰燮,你是不是已經有喜歡的人了? 是不是有暗戀的對象呢? 」如果不是彩英,那是其她女人囉?

「暗戀朋友的女人?」楚蓉問。智慧不屑、嗤了一聲「真卑鄙。」

「還是有孩子的女人?」秀日問。「很喜歡說謊?」浩燮也加入了。

一人一句的亂猜測著,終於挑起泰燮的怒火,他發火、起身講了句『我不想吃飯了』,便拉開椅子作勢離開。

看到泰燮生氣不吃飯了,敏財發覺事態嚴重,趕緊安撫泰燮說「別這樣,我們不說了。坐吧...... 坐吧......」

泰燮還是腦火的氣得不理。

敏財為了讓泰燮留下吃飯,警告其他人「你們都說別的,說別的....,我們當然要吃飯,先讓他吃飽了再說。」

冷冷的看了母親一眼,轉頭不發一語。

敏財一臉焦急的懇求他,「我什麼也不說,柳彩英也沒來過,我們都不認識她行了吧!! 」

「坐吧,吃飯啦......」看著母親這樣懇求他,他轉回頭看了母親一眼。很煩,但還是坐來下吃飯。

「餓一餐又不會死,幹麼緊張兮兮的。」智慧看到大哥這樣對待母親,還讓母親這樣懇求他,發洩怒氣不爽的說著。

「大哥比較特別嘛~」楚蓉不予置評說。

「讓他吃飯,不要再吵了。」全閉上嘴吃飯,別再挑臖泰燮了。

 

吃完飯,洗澡刷牙時,手機鈴聲忽然響起。他看了下,是景修打來的。

『晚飯吃過沒有? 家裡氣氛怎樣?』景修打來的正是時候,心情終於好了些,愉悅的問著。但聽到景修悶聲的回答後,臉上的笑意也頓時消失,『怎麼回事啊! 』......『知道了。』匆匆掛了電話,回房間穿上衣服下樓。全家齊聚在客廳,連奶奶都在,但因為急著見景修,他隨口說有點事便直接往外走。

景修煩躁不已的在車後來回踱步、倚著車等待著泰燮。轉頭,當看見朝自己揮手跑步而來的泰燮時,緊皺的眉頭也放鬆了。

『沒去啊?』不是回首爾了嗎? 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?

「去了,去坐了一會兒,也到過機場,然後現在這裡。」景修帶點無奈的笑著說。

泰燮看著景修牽強的笑臉,擔心的問『怎麼回事? 』

「我們去找個地方喝杯酒吧! 」景修無言的邀請。

第一次見到景修這樣的神情,泰燮考慮了一下後隨後上車。 

沿途,兩人無語。泰燮的心思全在景修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而擔憂不已。

 

泰燮出門後不久,全家聚在一起討論晚餐發生的事。奶奶認為是要和泰燮共渡一生,泰燮的想法還是最重要的。

 

趁機撇向泰燮,看著上車不語、一臉擔憂的泰燮,景修知道是自己影響了他,趕緊轉換心情輕笑著說「放輕鬆點,幹麼那麼緊張」。

『我哪有啊,你是第一次來我們家耶。』被點破心思,泰燮辯解道。

「我有送你回來過啊!」

『那不一樣!!!』這是第一次,不顧家人的反應,你讓我這樣慌張的衝出家門。

「因為很想你~」泰燮聽到心跳頓時加快了一下。

「其他的事我什麼都不想,只想趕快見到你。」景修似甜蜜卻又略帶傷悲的說著。

『發生什麼事了嗎?』敏銳的心思察覺景修不太對勁,憂愁善感的景修不適合他。

「沒什麼!」景修輕描淡寫的帶過去。泰燮盯著景修想從他臉上看出什麼事,令他這麼的干擾,可惜還是看不出個答案來。

兩人來到酒吧後,景修才說出令他鬱悶的理由。

 

「我老爸一看到我就一個人進書房了,弟弟妹妹也都各自回到自己的房間。就這樣,我媽進去跟我爸苦苦地哀求,求我老爸能原諒我,而且她也拜託我的弟弟妹妹,能夠出來跟我聊一聊,可是什麼也沒改變。」一杯下肚,景修苦悶的訴說著。

聽者景修的告白,泰燮聯想到日後自己是不是也是這樣,受到家人這樣對待。面色不佳的聽著。

「我的家人還是一樣不諒解我。難道我是致命的傳染病嗎? 還是他們把我當成連續殺人犯了! 所以我就出來了。」他自嘲的笑了笑,拿起酒杯一飲而盡。

泰燮擔憂的望了景修一眼,不知道該如何開口安慰他,感同身受地也跟著一杯飲盡。

「聽說我小妹最近也因為我被他未婚夫甩了,真是可笑。」泰燮無言繼續倒酒,又一杯飲盡。

「世界上沒有人向著我,我就像是一個中了邪的魔鬼。我擔心的人是你,因為你心軟又敏感,會很困難的」。

『我知道。』泰燮知道自己的弱點,苦悶地也為自己倒了一杯酒,暫時似乎只有酒能解決問題。

「如果你想放棄我,我可以諒解。」泰燮,趁你還陷的還不夠深,如果你要離開,我會讓你離開的。

泰燮深深地望著景修,網已經織了,雖然不知道堅不堅固,但我還沒想過離開你的念頭。

「回來的路上我想過了,不要讓家人陷入恐慌、甚至還被犧牲,這一切......都應該由我一人來承擔才對。」微弱的燈光下,悽涼苦澀的嗓音,景修紅著眼框緩慢的說出如刀刺般的話。

『那很痛苦。』泰燮不認同的說著。

「就算很痛苦,我想......我也能忍受,如果沒有被發現的話,我可能一輩子就這麼欺騙下去。」

看著景修痛苦的模樣,泰燮不想再聽他自哀下去,藉者酒意,他也道出今日彩英私自來訪的事。

 

『彩英......她自己跑到我家去了。』景修聞言,愕然的轉頭望向泰燮。

『我不是沒想過,乾脆跟彩英結婚,應該是沒問題的。但是.....如果那樣的話,我想我一樣無時無刻都會感到孤單,那樣真的沒有意義。』泰燮苦悶地喝下杯中的酒。

『現在每天往返醫院和家裡,我有很多次想死的念頭。我最大的痛苦,比起怨恨我自己的性取向,我更痛恨自己的無能為力。』

語畢,泰燮望向景修,兩人都沒有再說話。無法和家人傾訴的痛苦,只能依靠對方互相撫慰、舔砥傷口。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魔法梅根 ~

magan580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