酒過三巡,兩人吐露完心中的鬱悶後,泰燮讓景修不要再喝了。他心疼景修今天來回首爾和濟州島,心累、身體一定更累,叫他早點回家休息,別硬撐。也因為今晚匆忙外出,太晚回家父母會擔心。

走出酒吧,泰燮叫了輛計程車,讓司機先送景修回家,但景修卻堅持要先送泰燮回家。兩人在車上堅持不下,司機不耐催促之後,最後決定先送泰燮回家,因為泰燮有家人為他點一盞燈、等著,而他.........只有一人。他想多待在泰燮身邊,哪怕只有一分鐘也好,減少寂寞。

計程車內,景修敵不過酒意和睡意,靠在泰燮身旁安穩的睡著了。而泰燮則因景修的話【如果你想放棄我,我可以諒解】了無睡意。

想讓時間就這樣靜止,不要這麼快到家。可惜現實總不允許這樣,雖然不想,但還是到家了。寵蜜的微笑掛在泰燮臉龐,看著景修像孩子般的睡顏,唉~ 真不忍心叫醒他,可也不能讓司機等著。於是他拍了拍景修肩膀叫他起來。

「噢~到了啊。」景修睜開惺忪的眼,坐正起來。泰燮的身體真的好溫暖,真想賴著不起來。

 

『我就說,先送你回公寓的啊~』語氣灌滿心疼。

「不用~」撒嬌又賴皮倒向泰燮的身旁。

『你喝的比我多。』真是。

「醒的差不多了,回家洗澡睡覺就好了。」不想讓泰燮太擔心,趕緊保證。

再怎樣不捨,還是要下車。下車後,兩人互道「晚安」『晚安』,但景修又開始撒嬌了.........

「抱一下吧! 」耍賴的要泰燮抱抱。泰燮猶豫著,因為這裡已經是民宿入口,萬一被熟識的人看到怎麼辦? 但看到景修這樣撒嬌的樣子,撇嘴笑了一下,棄城投降,回抱了景修。緊抱著景修的身體、靠在景修的肩上、聞著景修的體味,全身注滿了都是景修,上蒼,感謝祢讓我遇上了景修。捨不得,身體還是要分開。

分開的身體又開始為了誰先回家而堅持著。泰燮心疼景修想讓他早點回家休息;景修寵著泰燮不想讓他站在外頭吹風送他。

「進去吧!」

『上車吧,我看你先走。』

「那猜拳吧!」每每為了誰要先走,景修總是使出這招。

兩人歡樂的大笑念著「剪刀、石頭、布;剪刀、石頭、布」,結果泰燮輸了。

「我說什麼了啊~」景修咧開嘴笑著催泰燮趕緊進去。

『不是說三盤兩勝嗎?』換泰燮賴皮了。

「哪有這樣的,快進去吧!」耍賴可是我的權利呢,但........看見泰燮你對我撒嬌的模樣,今天被家人傷害的心都修癒了。

『好~』「Good night~」

『到家打電話給我。』不放心酒還沒醒景修,泰燮不忘叮嚀著。

「知道了。」拍了下泰燮的手臂,景修笑著坐上計程車離開。

轉身往家里方向走時,看到二叔的車停在車道入口,招呼著他上車。他嚇了一跳,二叔在這多久了呢? 看了多久? 聽到了什麼了? 心裡忐忑不安著。幸好二叔只是淡淡問是朋友嗎? 看他們的親密的樣子,應該就是現下年輕人的時尚話語麻吉吧。他緊張、神色不自然的回答是後,便趕緊岔開話題,成功地不讓二叔在剛才的事打轉。

 

回到家,洗完澡看了會書後,終於接到景修打來報平安的電話。

甜蜜的微笑『到了嗎?』

「在幹嘛」想你~

『接電話囉~還能做什麼。』電話那頭傳來隨即景修愉快的笑聲。

『你呢,在幹嘛』想你~

「講電話囉~還能做什麼。」換泰燮大笑著。

「洗澡、剛轉了洗衣機,現在倒了一杯紅酒在床上。」景修接著報告回家後的行程。

『什麼! 又喝酒,剛喝得還不夠嗎?』

「沒有,回家的路上酒都醒了。沒喝酒到無所謂,但如果喝不夠就會睡不著覺。」

『真是,想喝酒就說,真是會找理由。很晚了,不要喝太多,早點睡,知道嗎! 』像個小妻子般叮嚀著。

「恩~知道了。」

忽然,景修興起 調戲的對泰燮問「夫人.........今夜不覺得寂寞嗎?」

泰燮聽到大笑不已,景修真是。『你還真把夫人當樂趣啊! 油膩膩的,就像我小妹說的,都可以煎餅了。真的好油哦~』

「會嗎? 還好吧。在看電視嗎? 」

『哦~沒有,是CD,在看書,做我們這一行到死都要看書的。』

「這麼用功,那不就都沒有出去玩?」

『呵,沒有,其實我也很愛玩的,只是大家都不知道。』

「彩英有打電話給你嗎?」聊著聊著景修忽然提起了彩英。

『沒有,可能還在開會吧! 我自己的事我會自己處理。』真是,這壺不開提那壺。每次都為了彩英的話題,不是鬧得不愉快各自回家就是電話草草結束,他不想讓彩英的事擾亂他和景修的生活。

「是~ 夫人,我知道了,我們不要在這個話題打轉了。不打擾你學習了,早點睡 知道嗎。明早還要早起運動呢!」

『恩~ 你也是,少喝點。睡吧。』

 

又是到了令人期待的假日,兩人一大早約好地點,開始像往常一樣邊嬉鬧邊跑步,每一次跑步都覺得時間過得非常快。真不想那麼早結束。

「好餓啊~」 『我也是。』於是結束跑步,來到常去的飯店在戶外吃早餐。塗著吐司,景修好奇著泰燮總是這麼晚睡,這樣隔天精神會好嗎?

『洗好澡就睡覺,每天都睡不夠,凌晨一點睡就算奇蹟了,兩點睡算很好。有時候,還拖到三點都還睡不著呢。』

對於泰燮這樣的生理時鐘,景修感到非常不可思議。

「我一到九點就猛打呵欠,十點一到就會睏得精神不繼,你為什麼會這麼難睡啊。」景修臉上寫滿問號,無法理解晚睡的人的想法。

『睡不著』泰燮不以為意地說著。

「這怎麼會受得了! 不吃安眠藥嗎?」難怪你這麼瘦。

『盡可能不吃 』

「偶爾吃應該沒關係吧~ 聽說最近的藥不錯! 」睡眠是很重要的。

『問題是一旦吃了就要天天吃了,我不想仰賴藥物。』聽到泰燮這樣說,景修也認可。的確,上了藥癮就不好了,沒關係,以後住一起時再幫你改過來。

「不睡覺在幹嘛? 」好奇心啟動,他是早睡的人,無法理解這麼晚睡怎麼打發時間。

『看書。』簡潔有力的回答。

「難怪會睡不著,數到99隻羊都沒效嗎?」原來是這樣。

泰燮調皮地笑了,小朋友景修。『呵呵.........數到三千隻我也不睏,反而更清醒呢。』景修皺著眉,怎麼會有這樣的事。

「真糟糕!」景修無可奈何地說。

『可是我一次補個夠,勉強還可以撐一下。所以,只要是放假日我就什麼也不做,就是睡覺。』

「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呢?」是因為考醫大的關係嗎?

『很久了,本來就睡的晚也睡不多,然後到學校去打瞌睡。』泰燮可愛的說著。

「你跟我完全不一樣,我是十點一到就睡,到六點才起床,睡滿8個小時精神就會很好,只睡7個小時就會覺得好像吃虧。」

『好好哦,我最羨慕的就是能睡的人。』泰燮嚼嘴羨慕的說著。

「這樣婚後會有問題哦。」景修老是不經意地冒出令他驚奇的話。他不解地望著景修。

景修一副沒什麼大不了的繼續說,「一個睡不著,另一個卻呼呼大睡,這樣會高興嗎?」

泰燮終於搞懂景修要表達什麼,可是他覺得時間還未到,於是故意說著他慣用的冷笑話。

『不高興也沒關係啦,睡不著,就在對方額頭上點個這麼大的薰香就好啦! 』說著,還手腳並用地豎起大拇指表演給景修看。

景修愣愣地沒搞懂泰燮到底在說什麼?

『哈哈…』第一次看到景修發楞的模樣,泰燮樂歪了。

看麼泰燮笑開的模樣,景修也跟著笑開了。笑著笑著,他跟景修講起幫母親拍照的事,問景修今晚如果沒事,就來家裡面試吧。

「哦! 沒事,我可以去。幾點好呢?」

『就7點吧,你先回家補個眠,吃完飯後你再過來。』

「那我該帶什麼禮物呢? 伯母喜歡什麼? 帶束花,可以嗎?」

『恩。可以,記得再帶些你拍的相片過來,有食物的更好。』

「恩~ 知道了,夫人交代的事,小的一切照辦。」繼續把夫人當情趣的景修調侃著。

呀! 真是的,景修這小子還真的把他叫成夫人當樂趣了。

「全身黏答答的,吃完,去我家洗個澡吧! 這樣你開車也舒服,回家後也可以馬上睡覺。好嗎?」景修提議著。

考慮了一下,『恩,也好。那就快吃吧。』

 

洗完澡,回到家,正好和母親碰個正著。母親要他上樓看一下爺爺,因為爺爺下樓時不小心和奶奶撞到從樓梯跌下來了。他允諾會上去看爺爺,也順道和母親講今晚景修7點會來面試的事。母親一聽到泰燮讓景修吃完晚餐後才來,她不認同的要泰燮改時間,如果景修沒事就請他來一道吃晚餐吧。泰燮笑著答應,他會和景修確認時間的。

因為景修要來的關係,心情實在太高興了,他忽然緊張地掃過客廳,看到客廳書報沒收好,他想也沒想的開始收拾了起來。這動作讓敏財睜大了眼睛,從來沒動過手做家事的泰燮,居然動起手來了。真是太神奇了。

捨不得讓泰燮收拾,她趕泰燮上樓去補眠,這她來做就好。收拾好客廳,她上樓看一下爺爺的狀況時,聽到廁所傳來刷洗的聲音,她嚇了一跳,會是誰呢?

「你在幹什麼?」 開門一看,居然是泰燮。天啊! 太陽打西邊出來了,這真的是她兒子泰燮嗎? 是因為朋友要來的原因嗎? 看來這位朋友在泰燮心中是很重要的人,才會讓他這麼做。

泰燮對著敏財笑著沒回話。

「前天才掃過的,怎麼? 還不滿意啊。」

『沒有,只是看到牆上還有點污漬。』說完,又埋頭繼續刷洗。

「那就用布沾水擦一下就好了,幹嘛還光著腳。你結婚這個樣子,你老婆可是會嫌你煩哦! 」捨不得泰燮做家事,這時候是他補眠的時間啊。

『關門吧,媽。』泰燮看母親在一旁唸,急忙趕母親關上門。

「你也真是的,你二叔到現在都還娶不到老婆,你居然還跟他一樣,有不好的預感。」還想再說下去,就被泰燮推出門關在門口。敏財嘴裡還不死心的唸著「還好彩英不知道你會這樣才會喜歡你,知道的話應該會逃之夭夭吧~」

又提到彩英,他也不回答母親的話,只道現在的女人不都是這樣嗎? 反而都會使喚男人做,智慧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。敏財聽到也沒辦法反駁,只好摸摸鼻子笑著離開,讓泰燮安靜打掃。
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魔法梅根 ~

magan580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