感覺渡過漫長的等待,終於等到和景修相約的時間了。泰燮早早站在民宿入口焦躁地等著景修。沒等到景修,倒是先看到大妹和小妹。小妹還好;但大妹怎麼提早回來了。他上前一問,大妹智慧說身體不舒服所以今天早退了。一聽到智慧不舒服,醫生的職業本能出來,就在大門口問起診來了。

『怎麼了?』

「也沒什麼特別的,就是總乾嘔。還覺得瑟瑟發冷,還覺得渾身沒勁。」智慧抱怨著。

『那不是妊娠狀態嗎? 月經正常嗎? 』一語道出智慧覺得不可能會發生的事。

「當然了,什麼妊娠啊。」切,這怎麼可能發生。

『用什麼避孕方式? 』泰燮不避諱地問道。

「真是的,即使是大夫什麼都問啊! 靠智娜他爸,怎麼了?」智慧既尷尬又害臊地說著。

『那個也有可能漏、也有可能撕裂,不是百分之百的。還是去醫院檢查吧! 』泰燮正經地說著。

小妹楚蓉也在一旁搭腔著,的確是這樣沒錯。智慧訝異極了,問楚蓉還沒結婚怎麼會知道這些呢? 楚蓉笑著回答說現在網路非常發達,什麼資訊都可以在網路上查到,沒有什麼好驚奇的。說完還順道虧了姊姊一下,剛結婚就懷孕,應該也是這個情形發生的吧! 智慧氣極了,直道楚蓉最好不要讓她抓到小辮子,否則她一定以現在10倍的方式討回來。警告完打電話給老公,要他回來載她去醫院檢查,進屋去。

看這兩個妹妹鬥嘴的模樣,泰燮只是笑著不發一語,焦急、靜待著景修。

敏財看到智慧提早回家,趕忙問她怎麼了,她把剛跟泰燮講的內容,再轉述一遍給母親聽,結果也被母親催著去醫院檢查。於是智慧叫浩燮先去開車,載她去醫院。

 

過了不久,景修終於到了,泰燮眼睛一亮趕緊向前迎接景修。看景修帶了些什麼來。哦,有束玫瑰花,媽媽應該會很高興,紅酒還有及相片,都帶齊了。

「泰燮,這是第一次登門拜訪你家,我好緊張,萬一伯母不欣賞我拍的照片怎麼辦? 萬一你的家人不喜歡我怎麼辦? 」景修緊張的丟出一大堆問題。

泰燮連忙安撫他,沒關係的、放輕鬆,我的家人都很和善的,我不就是一個好例子嗎。別擔心了,進來吧。

大門口前,剛好浩燮從家門口出來,正好和景修碰個正著。泰燮為景修介紹著這位是他大弟。

「您好,我叫楊浩燮,我們全家都在等著你呢。」浩燮熱情的和景修自我介紹、打招呼著。

『打擾了。』

「不客氣,放輕鬆點。」浩燮趕忙要景修自在點。智慧隨後跟著浩燮出來。泰燮從容地向景修介紹

『這是我妹妹 楊智慧。智慧,這是我朋友。』

「您好。」『您好。』

「他是來幫媽媽拍料理照片的。」浩燮搶了大哥的話,講著景修今天來的目的。

『還不是很確定,只是過來面試的。』景修客氣地講。

智慧了解笑著說她知道了,便跟浩燮去醫院了。

臨走前,泰燮故意的調侃著智慧,跟智慧講『百分之99是確定的,如果不是,那就代表妳生重病了。』

智慧聽到連喊兩聲「討厭,我不要。」便氣的離開了,她沒注意到,對她開著玩笑的泰燮,和平常冷淡的他不一樣。

拍了拍景修臂膀,泰燮笑者對景修說,進來吧。

 

『母親,我朋友來了。』聽到泰燮叫她的聲音,敏財趕緊從廚房出來,隨後跟著楚蓉。

「歡迎你來,快進來吧。」敏財笑著熱烈地招呼著景修。

對泰燮母親行禮後,景修跟隨泰燮旁走進客廳。

跟在母親身旁的楚蓉,看到景修,眼光瞬間流露出愛慕的光芒,甜甜的傻笑著。大哥的朋友好帥哦!

『爸呢?』「在樓上陪爺爺。楚蓉,去請爸爸下來。」應了聲好後,楚蓉連忙上去。

「爺爺在二樓,身體有些不舒服,但還是應該去打個招呼,還有奶奶那裡。」

『好,我們待會兒過去。』

「不好意思,我們是個大家族。」敏財抱歉的對景修說道。

「不會,請您說話不用拘束,我和泰燮是朋友。」他很喜歡泰燮家的氣氛,既溫馨又熱鬧,不像他家總是冷冰冰,各過各的。

「好,慢慢來。」

泰燮臉上開心的笑容沒落下過,在一旁看到家人和景修的互動良好,看來家人都很喜歡景修。忽然想到景修有帶禮物和相片過來,連忙提醒景修『這個是紅酒還要繼續拿嗎?』

景修啊了一聲,趕緊先將花送給敏財。

「啊~ 這年紀還能收到帥小子送的花,真是太感動了。」敏財開心的笑著。

「謝謝您,請您多幫幫我,伯母。」景修熱情地叫著伯母,這聲伯母讓敏財又聽得心花怒放了。

『這裡還有料理和幫島政府拍的書籍相片是要給您參考的。』泰燮拿起景修手裡的相片、書告知母親。

「我會看的,這不是給我的嗎,我來放吧。」敏財習慣性地要將東西接過。

『很重的,我放吧。』泰燮從未如此貼心的將相片、書和紅酒放入廚房。

 

過一會兒,泰燮父親和三叔下來了。景修趕緊和泰燮父親及三叔問好。正要上樓向爺爺問聲好時,三叔用欽羨、不可思議的眼神掃過景修全身,開著自以為是的高級冷笑話,對著景修說

「我是泰燮爸爸的弟弟,我上面還有個二哥,我是泰燮的三叔。」

『您好,三叔,我是金景修,初次見面。』

「當然是初次見面啦,不過.......你是一般人吧?」三叔這段問話,聽的景修和其他人都莫名奇妙,到底三叔要表達什麼?

「是不是花花公子? 」三叔懷疑的問著。『三叔,才第一次見面,不要嚇到人家。』泰燮急出聲替景修解圍。

「是一般人.......怎麼會長得跟明星一樣? 不是說不論男女 外表亮麗都是不平凡,我認為這句話不是什麼什麼不好的意思,到目前為止一共傷了多少女人..........」持續想要發表著長篇大論的三叔,被泰燮父親、敏財、泰燮、楚蓉瞪著,要他不要說了,景修是第一次來,又是泰燮的朋友,克制些。三叔才摸摸鼻子閉嘴。

正要上去將景修介紹給爺爺認識時,楚蓉不高興得叫著大哥,「哥,不是還有我嗎?」

『啊~不好意思忘了介紹,這是我們家的小妹 楊楚蓉。』

楚蓉趕緊伸出手要和景修握手,卻被母親給拉下,因為楚蓉犯花癡的樣子,實在讓她覺得很丟臉,感覺家教不好。但景修一點也不介意,主動伸出手和楚蓉握手。楚蓉積極地問著景修有多高,當景修回答有185cm時,高興地講真是太完美了,景修完全符合她的要求,又高又帥。敏財不好意思當面修理楚蓉,只好尷尬的笑笑。

 

見過爺爺和奶奶後,景修再度跟隨著泰燮進入廚房。微笑的看著泰燮幫忙敏財把料理放上桌,視線一直沒離開過。食物擺好後,泰燮連忙招呼景修坐的位置。

敏財將景修送的紅酒開瓶倒入紅酒的專屬水瓶內,不好意思地講「景修你很喜歡高級的氣氛吧,真不好意思,用客人帶來的酒請客人,我們家沒這麼貴的酒。」景修暗自欣賞,果然是料理專業家,連裝酒的瓶子都有。

「伯母,給我,我來倒吧。」景修伸手要接過水瓶時,卻被泰燮攔截了。

『不用,給我,你坐下吧。』敏財驚訝的看了一眼泰燮,今天的泰燮真的讓她太驚奇了。

『先幫母親您倒,您先坐下吧。』

笑著入座後,敏財也招呼著泰燮、景修、楚蓉也坐下。看著泰燮一一為母親、楚蓉倒酒。輪到景修時,景修伸手想幫泰燮倒,卻被泰燮笑著拒絕了,說自己來就好。倒完酒後,泰燮急著想知道母親對景修的第一印象如何,便請母親起個頭,說句話

「我? 知道了。我們家泰燮性格有點特別,所以沒見過他帶朋友回家過。你說是吧,楚蓉。」敏財要楚蓉一起認證道。一直對景修泛著花癡的楚蓉,聽見母親點名後,連忙說對,大哥喜歡一個人,沒有朋友。

一聽泰燮沒有朋友,景修也趕忙說他朋友也很少。想到自己是第一個泰燮親自帶回家的朋友,連彩英都沒有過,景修聽到內心高興著。

聽到景修這樣說,泰燮看了他一眼直吐槽你的朋友可多了。

「沒有啦~」知道泰燮敏感,景修連忙自清道。

敏財第一次看到泰燮這樣的說話方式,感到非常新奇和高興,原來泰燮還有這一面,看來泰燮這位朋友真的很不錯,才會讓泰燮有這樣的改變。

「覺得泰燮很喜歡你,泰燮喜歡的朋友我們全家人也都會喜歡的。」敏財才剛說完,楚蓉就跟著母親重複說著我們家就是這樣的,有一個人喜歡的話,連帶其他家人也都會喜歡的。這次敏財真得稍微動怒了,皮笑肉不笑的問楚蓉說要出去嗎? 楚蓉為了多和景修相處一會,連忙說不想,低頭。

敏財舉起酒杯對景修笑著「很高興見到你。」『謝謝您,伯母。』

 

四人舉杯互相敬酒後,正要開始用餐時,忽然從玄關傳來一聲「打擾了」。

「是彩英?」敏財認出好像是彩英的聲音,驚訝的看向泰燮,是雙重驚喜嗎?

泰燮也同樣驚訝,臉色一變立刻起身出去查看。景修一聽是彩英,臉上笑意馬上消失、失落的看著急忙出去的泰燮。餐廳瞬間靜默下來。

泰燮看到站在玄關處衝著自己笑的彩英時,一度說不出話來,昨晚才跟景修保證說彩英不是這樣的人,沒想到今天景修來時,彩英居然又瞞著他不請自來,在意著景修稍後的反應,他頭大了。

「最近好嗎?」彩英像他們沒發生過任何事的問道。

『妳怎麼突然來我家了?』泰燮既無表情也無笑容的問道。

「研討會結束後就立刻就過來了。啊,您好。」她向隨後出來的敏財問好。

「妳來了啊,我們正在吃晚飯呢,妳也一起來吃吧。」敏財熱情的招呼著,打從心裡喜歡這個女孩。

「是,謝謝伯母。」彩英笑得更燦爛了,立刻依言上前。

『等一下。』泰燮脫口阻止道,他不希望彩英進來打擾他和景修。

彩英頓了一下「不行嗎?」

「沒有的事,快進來吧。」敏財邀請著。

泰燮無奈的看著彩瑛開心的走進來,經過他身邊時,還洋洋得意地對他說了句「看吧,伯母很喜歡我。」

泰燮無奈又不解的望著彩英走進餐廳,她到底在想什麼? 他以為他已經跟她說清楚了,看來他錯估彩英了。

 

進到餐廳時,彩英看到很久沒見的景修也驚訝,「好久不見,景修先生。」

『妳好。』景修雖然心情不佳,但礙於這裡是泰燮家、泰燮母親也在,沒表現出來,狀似很久不見的和彩英打招呼。

「真的很好玩,居然還會在這裡碰到你啊,你過的好嗎?」

『妳也過好嗎?』點頭示意,他也回問道。

「雖然泰燮有段時間讓我傷心,不過現在沒事了。」彩英誤導景修現在她和泰燮的關係。

「伯母,這是我去研討會結束時,和大家去逛金山人蔘市場買的人蔘,想到您和奶奶就買了一些過來,挑了最好的等級,請收下。」擒賊先擒王,彩英暗自發功著。

敏財高興著彩英這麼懂事,有些不好意思的收下。

「怎麼辦,今天收到這麼多禮物,好高興啊。但這會不會太貴重了?」

「不會很貴的,伯母,請收下吧。」彩英笑著說。

「坐吧,吃飯。」收下禮物,敏財趕緊讓彩英坐下。

一旁的泰燮黯然的看彩英興高彩烈的坐下,轉頭看到滿臉失意的景修時,只能安撫的拍拍他肩膀,此時此刻縱有千言萬語也無法對他說出。

彩英在餐桌上沒看到泰燮父親,趕忙問著。敏財回覆說因為今天有客人,為了讓客人能自在地吃飯,所以和爺爺及三叔在二樓吃晚餐。彩英笑著理解說著,吃完後再和泰燮父親、爺爺、奶奶及三叔打招呼。

「楚蓉,拿紅酒來。」敏財吩咐著楚蓉,楚蓉應聲是後,起身去拿紅酒時。彩英連忙推辭

「不用了,待會兒還要開車回家,我是從研討會結束後,再從家裡開車來的。」

「那還是不要喝了。」泰燮順應道。

「景修先生,最近拍了很多照嗎?」彩英忽然轉頭問景修。

「沒有很多,還好」景修不冷不硬的回覆著彩英。

泰燮不想讓彩英再加重景修的壞心情。決定忽視彩英,自行端起酒杯碰了碰景修的酒杯說「喝吧。」

「我也開車!!」景修臉上蒙上一層陰影,說話比平常更低沉。

泰燮知道他的保證失效,加上母親對彩英的喜愛,只能悶笑地用眼神安撫他,「我幫你找代駕司機,喝吧。」

景修端起酒杯勉強笑著回「那好吧。」

「嗯~ 這個是什麼? 好好吃哦。」彩瑛吃了一口生魚片後,嘴甜的讚美著。

之後就在泰燮不冷不熱;彩英情緒高漲的狀況下結束晚餐。

 

晚餐結束後,泰燮草草結束聊天,把彩英留給母親,自己則和景修上樓回房間。上了樓,泰燮馬上跟景修道歉,他不知道她會自己來;讓景修難過他也不好過。景修雖然不高興,但他看到泰燮為了陪自己而拋下彩英,心中的不悅也減低了。他也不想因為彩英而讓兩人鬧翻,於是他問泰燮說有DVD嗎? 來看電影吧。

景修選了他最喜歡看的動作片,兩人邊吃水果邊看邊聊天著,泰燮覺得這動作片效果太假、沒什麼內容,他不喜歡這類的電影。景修笑回這是電腦效果,別介意了。聽到泰燮不喜歡動作片,直覺問是喜歡愛情故事片嗎? 泰燮回答是,例如 羅密歐與茱麗葉。把景修給笑翻了。

屬於情人之間的碰觸,景修笑麼撫上泰燮的肩膀,泰燮也笑著把手掌疊在他手上,情意肆意竄流著在兩人身邊。直到礙人的敲門聲響起。
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魔法梅根 ~

magan580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