和同事聚餐完畢後,婉拒下一攤的邀請,便急忙趕往咖啡廳見景修。

快步的步下樓梯,透過間隙遠遠的就看到景修,心情瞬間愉悅了起來,真好............。

低頭正在看資料的景修沒注意到泰燮已經來了。直到泰燮入座時他嚇了一跳

「噢! 沒聚餐嗎? 這麼快! 我還以為至少要到九點呢!」揚起大笑臉看著泰燮說。

『吃飽我就離開了,晚餐吃了嗎?』心情愉悅的泰燮也快速的回應並關心景修吃飯了沒。

「在這裡吃了」『那工作呢?』微笑的臉一直沒落下過...........

因為想快點見到你,「先用拍立得拍了幾個點就收工了」轉身拿起今天拍的照片給泰燮看。接過照片,他仔細的一張一張翻看著,用拍立得也能拍的這麼好,景修真的很厲害,喜悅的嘴角不自主的一直上揚。景修迷戀的看著泰燮一直變化微笑的臉,他的心情更好了。

『很累吧,要跑這麼多地方』泰燮邊看問道。「跑再多有什麼用,都沒有好成績,看每個景點都有在賣照片,好的照片一大堆呢! 嚇死了。」景修看似抱怨、貶低自己笑著說著。

泰燮馬上反駁道「什麼啊! 不同的攝影師,還是會有不同的感覺。」笑著安慰景修後又低頭繼續翻看著照片。

 

原本笑著的泰燮,忽然收起笑容說出「我跟彩英通過電話了。」景修微笑的臉立刻凍結看著泰燮,看泰燮沒往下說,忍不住開口問他「是你打的嗎?」。

揚起頭他清淡的回應『是彩英,她說要下結論了,她說我好像不把她當女人看待,所以要對我死心了』,景修聽著沒說話。『我說我知道了,我說她是對的。』泰燮無奈的看著景修微笑說。

景修聽完眉頭蹙起,一臉不認同的撇向一旁看著窗外,嘆了一口氣不發一語。

『怎麼了?』泰燮不解的看著他,景修........... 怎麼會是這樣的表情,聽到他這麼說,景修不是應該很高興嗎?「不夠明確」景修不悅的回答。

泰燮茫然又鬱悶的癟一下嘴,『不然到底該怎麼說? 我看她..........已經很難過了,我還應該怎麼說。』難不成還要拿刀逼她嗎?

景修轉回頭面對他,帶著生氣的臉回應他「真的會像你說的這麼簡單嗎? 她這樣有可能是觀察你的反應,過幾天還是會回到原位。」

『應該不會啦,她這個人很乾脆。』泰燮一副認為這不可能會發生篤定的說著。景修糾著眉頭覺得不可信的說「乾脆的人會單戀你一年嗎? 我就是一個例子,我就是跟你一樣磨蹭,才會落的這麼狼狽,我可以理解,但是很不滿意」。面對景修這樣的反應,他不是不知道,只是他向來心軟,他不想這樣對彩英,該怎麼做才好.........泰燮無言。

 

停車場裡。生氣不懂他的景修大聲的告訴泰燮「我只是希望你能夠比我坦白,不要磨磨蹭蹭到結婚,連孩子都生了才被發現。」不希望泰燮也走他以前走過的路,他以自己親身的經歷告誡他。

泰燮聽了也不高興的回應『你到底希望我怎麼樣? 像你個性這麼剛直的人,都沒有辦法辦到,我跟你相比,是個消極又內向的人。雖然很卑鄙,但是我也很慶幸,感謝女方先提出分手。讓你失望我也沒有辦法,我就是這種人。』

「那個女的不死心,你還是會跟他見面」景修一臉嚴肅的說。『沒有必要先下這種結論吧!』泰燮覺得景修言之過早,他一直對彩英有意見,當然不會說出好話,『不管怎麼樣,今天她先提出了分手,而我也樂意見到這樣的結果,就是這樣。』

景修悶著知道他根本聽不進去他的勸告,於是他撇下「討厭自己 也討厭你,我們今天就到此為止吧~!」說完,轉身,不說一句再見,上車離開。

原本高興的見面,卻因為彩英的話題鬧的不歡而散,泰燮無奈、失落的神情看著景修的車離開,不應該是這樣的。

 

鬱悶回到家,關上大門。「誰啊,是泰燮嗎?」從房裡傳來母親的聲音。『是,我回來了,爸。』向父母問聲好後,便直接上樓。此時,敏財從房裡趕忙出來,問他「需要什麼嗎?」『有,我想喝杯水。』

「上去.........我幫你拿上去。」和平時不一樣,敏財急催促道。『我來就好了。』「沒關係,你快上去。」

上樓後,他無言的看著弟弟和妹妹無憂無慮玩著電動遊戲,便進入房裡脫下外套,準備去洗澡。

叩叩,門響。應該是母親。『請進。』「你吃過晚餐啦,好吃嗎?」敏財心情愉悅的問他。『沒有家裡好吃』平淡的回答。「這就是我想聽的答案。」得意的好心情全寫在臉上,開玩笑,她可是料理達人 金敏財,全家的胃早已被她收的服服貼貼的。

懷有目的地,她催促著泰燮趕緊褪下衣物去洗澡。一聽到泰燮關上房門,她馬上緊張兮兮的拿起泰燮手機。一打開通話紀錄全是「景修.....景修..... 景修.....這是誰啊?」

翻著、翻著,好不容易終於看到彩英的名字。像個小偷,神色慌張的從口袋裡拿起紙筆記下來。

『媽,妳在做什麼!! 有人打電話來嗎? 』忽然,門開,傳來泰燮的聲音。他就知道,母親反常的行為,一定有蹊蹺。

來不及掩飾的敏財,急忙的把紙筆往身後塞。「沒.....沒有.....沒有人打電話來,我是想知道彩英的電話號碼。所以....所以才翻你的手機看。」

『要幹麼?』不悅的神情浮起。趁我不在時,翻看我的手機。

「沒什麼。」

『媽!!』泰燮忍不住生氣的叫她。

「因為心急嘛,也想看看她長什麼樣子,也想請她吃晚餐,你爸也想知道。」都已經34歲了,從沒帶女友回家過,婆婆也唸她,是不是因為泰燮不是親生的,就漠視、不關心他。因此,敏財才會出此下策,偷翻看他的手機。

『我們已經分手了。』他告知母親這個訊息,讓她打消念頭。

「你胡說什麼,不是還有通兩通電話。」

『那是談分手的電話,一定要知道細節嗎? 她說我不夠積極,所以討厭我。』泰燮不耐又不悅的對她說。

「所以你被甩了?」

『對。』他不想多答。

「我就知道會這樣,你為什麼不積極點,該熱情的時候就要熱情嘛。也不帶她回來家裡坐坐,她的年紀也不小了,怎麼可能一直等下去,我就知道會這樣..... 就知道會這樣.....,這已經是第幾次了.....。」敏財氣的數落他。

被翻開隱私,心情已不佳的泰燮。奪下母親手上他的手機,氣惱的回嘴『妳這是侵犯隱私,拜託,不要在這樣了。』

「你是怎麼了,你要底想找怎麼樣的女孩呀。你是想像你叔叔一樣年紀一大把,還孤單一人生活嗎? 這不叫人寒心嗎?」

『像叔叔一樣有什麼不好。』更懊惱了,母親就是不肯放過他。

「是真的分手了嗎? 會不會只是為了引起你的關心,才這樣說。」敏財懷著最後一絲希望問。

『不是這樣。』煩上加煩,今晚已經和景修鬧的不愉快,母親又一直窮追不捨。

「泰燮.....我真的很失望,我以為這次應該會有結果的,結果又是被甩了.....。」

『好了,別再問了,我去洗澡了。』不想再談這個話題,他將母親往房門口推出。

「那.....妍珠怎麼樣? 雖然靜了點,但是我很喜歡她,很漂亮。」

『媽,妳真是的,快回房吧。』饒了我吧,別再推給我了。

 

看著泰燮洗澡去,敏財悶著一肚子氣走進浩燮房裡,對著浩燮和楚蓉說,你哥又被甩了。「什麼!! 哥又被甩了。」 兄妹倆齊聲大叫。

『真不知道你大哥到底想要什麼樣的女人.....唉。』什麼時候可以聽到泰燮他說他要結婚的消息呢?

 

隔天一早,他又被甩的消息全家人都知道了,吃早餐時,全家人你一言我一語的開始討論起來。聽著他們的言論,他不理會只默默吃著早餐。

「哥,你是不是瞞著我們,有什麼我們不知道的缺點啊!」浩燮先開砲。

「譬如說,手掌很容易出汗,我很討厭手掌很汗的男人。或是接吻的技巧不好? 還有,天氣冷也不會脫外套給女人披上。」接著楚蓉發表。

「有接過吻嗎?」浩燮興奮的問。

「你們怎麼像笨蛋一樣。」大妹智慧馬上對他們潑冷水。

「那為什麼一天到晚都被甩? 每次都說被女人甩了。哼。真是氣死人了。」楚蓉忿忿不平的說。

「很簡單阿,泰燮哥只是還沒有遇到他的真命天女而已。既然這樣的話,那就老實地跟對方說就好啦,是就是,不是就不是。 但是哥的性格沒有辦法做到這樣,所以才會一直這樣被女人牽著走,時間久了,女人自己當然會覺得不太對勁,就只好把他給甩囉~   因為是被女人甩了,自己就成為被欺負的一方,所以呢,也不需要對女人感到抱歉。這戰術多高明啊!」大妹自信滿滿的發表長篇大論說著。

「哇~我的老婆真是聰明、太聰明了。」豎起大拇指,智慧老公馬上讚賞著。

 

「姐,你非得講的那麼複雜嗎?」浩燮聽的昏頭打腦的。

「這哪算是複雜,這就證明你追女孩子還不行。」智慧趁機暗貶取笑著浩燮。

「泰燮,這是真的嗎? 泰燮!! 智慧說的是真的嗎?」父親也跟著加入談話。

一直裝做沒聽到他們說話的泰燮,聽到父親問他,只好抬頭微笑裝傻回答『我沒聽到耶』。

轉頭,不悅的瞪著大妹『妳說什麼?』再說妳就慘了。

「唉~有聽到也裝做沒聽到。」大哥,你真的是太強了。

「所以才這樣若無其事的,如果真的被女孩子甩了,還能這樣嗎? 就算不去喝酒藉機發酒瘋,至少也會心傷的吃不下飯啊。可是,媽,妳看,哥吃的好好的,臉色還一副沒事的樣子。」智慧看到大哥瞪他一眼,心有不甘的故意繼續說。

最後,他知道不給家人一個答案,他們是不會放過他的。他只好草草回答彩英是個皮膚科醫生。

聽到彩英是醫生時,此起彼落、惋惜的聲音又響起,這麼好的條件、打著燈籠也難找的好女人,泰燮還不要,真是挑....。

不想再被言語疲勞轟炸,他隨便吃完早餐,道了聲『我吃飽了』狼狽地落荒而逃。
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魔法梅根 ~

magan580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