景修家。

『景修啊,你就回家把心定下來,重新結一次婚吧! 』景修的母親一直無法死心的哀求著,這孩子無論怎麼威脅也不願意放棄他的性向轉回來。

「媽!」景修皺著眉,他受了不了的喊。

『你不是生過孩子,有過正常的夫妻生活,反正只有妳老婆的家人和我們家人知道,跟以前一樣就好了。不想想這是什麼社會,我們又是怎麼樣的家世,為了你爸爸的面子你也要犧牲,這就是當兒子的道理。』無論如何,男女相戀、結婚才是正途。景修,你不要再執迷不誤了,快回頭吧。媽這麼苦苦哀求你,為什麼你總是這麼冷酷、無動於衷呢?? 以前她既優秀又乖巧的兒子去哪了......

「媽!」我不會再傷害任何一位女人了,您.......放棄好嗎!!

『跟秀娜的媽就可以,為什麼跟別的女人就不行? 明知道路不對,不,那根本就不是路,你為什麼還要這麼固執呢? 我拜託你,清醒一點,過正常的日子吧! 景修啊.........』

「我對不起秀娜的媽一人就夠了,為什麼還要拖別的女人下水,我不想再害其他的女人了!!」景修一而三再而三強調對著母親不厭倦的陳述著,他快瘋了。母親為什麼就是放不下面子問題,要他去傷害其他女人,母親也是女人不是嗎??

『景修啊.........』悲傷欲絕,這石頭兒子啊。

「妳知道欺騙別人有多辛苦嗎? 每次面對秀娜的媽或是面對秀娜的時候,我的頭像發高燒一樣快燙死、快瘋了!! 我不會在這樣騙人了,請妳放棄吧。」我不會再出賣自己的良心的。

秀娜的媽,雖然現在妳已經釋懷也原諒我,但當年騙妳的事,我永生難忘;一生愧疚於妳 ........。我不會再過這樣的日子,這是我唯一能對妳贖罪的方式。

景修母親受不了發出尖銳的聲音問景修『那麼你說,你爸爸要怎麼辦? 你弟妹要怎麼辦? 』一直勸不動景修,她的肝火也上來了。

「妳就當沒我這個兒子,不就好了嗎!!!」景修也跟著大聲了起來,他已經無法再看向母親的臉說話了,再說下去,只會讓情緒更加無法控制,留下的只有兩敗俱傷。

 

隔日早上,和母親兩人無言吃著早餐。

「媽,我送您回首爾吧,我會在首爾睡一晚再回來濟州島,因為我學校還有課要上,好嗎? 」放下身段,景修勸著母親。

『你 ........』看到景修這樣,她也不想再跟景修爭論了,好不容易景修說願意跟她回家,她如果再對他發脾氣,景修又會不跟她回家了。算了,回到家再想辦法說服他吧。

一路上,兩人都沒再說話,車子安靜的往機場方向行駛著。一進機場,景修便往櫃檯買了回首爾頭等艙一張單程、一張來回機票。只要能把母親送回首爾,這點錢不算什麼。

 

等待上機的時間,不想面對母親,他無聊四處在免稅店閒晃時,撥了通電話給泰燮,想告訴他要回首爾的事。但泰燮正在與病人會診中,簡短了告訴他,晚點打給他。

趁著門診空檔,他回撥了電話給景修。

『怎麼了,有什麼事嗎? 』

「我人在機場,我要回首爾。我媽說要留在這裡跟我耗,我受不了了,要把我媽送回首爾,我明天第一班飛機回來。」不愉悅的心情,接到泰燮打來的電話時,臉上不自主的掛滿笑意。泰燮,您真是上天賜與我的小天使啊。

『該不會就這麼結束了吧? 』想讓景修心情好一點,他開了個景修冷笑話。

「什麼?」這小子,今天怎麼了。

『我是說,你應該不會一去,就這麼不回來了,這個意思。』調侃的笑道。

呵,「如果飛機失事大概就會結束吧。」景修笑著胡言亂語、小小報復地回覆他。

『你在胡說八道什麼啊! 』真是,好不容易遇見了你,怎能能這樣還沒開始就結束。

「噢! 我媽來了,回濟州島再說吧。」看到母親往他走來,景修不希望和泰燮通話的內容被聽到,便想先掛電話。

 

「什麼?」掛電話前,聽到泰燮對他說的話,驚訝不已。

『我本來想等伯母回去之後再說的,我媽要出食譜需要攝影師,所以我就推薦你了。』在醫院迴廊邊走邊笑著告訴景修,昨晚他向母親推薦他當料理書攝影師這個好消息。

「我!!」這和先前的冷笑話完全不一樣,他受驚了。

『嗯,我媽的夥伴好像動手術住院了,我媽說是因為我推薦的,所以會考慮,除非很差勁不然應該OK的。』想到景修日後能大方出入家裡,泰燮溫柔的笑臉一直沒停過。

緊張,「那你是怎麼介紹我的? 」

「朋友,目前是朋友。不過沒問題嗎?」景修一點也不介意泰燮用朋友的名義介紹他。

『我是認為,為了萬一,先跟我家人打好關係,這樣應該也不錯。』萬一有一天事情曝光了,至少能讓父母親知道、放心和他共度一生是一個怎樣的人。

『如果你不想就算了。』裝做不在意的笑容,他也小報復了一下景修。

「不,我要,我要啦 ........。」深怕泰燮取消這個和他家人親近和深入暸解他所住的地方,他連忙跟泰燮撒嬌答應這得來不易的機會。

「不過你媽會僱用我嗎?」他只很擔心他不是專拍料理照,能不能過的了泰燮母親這關面試。

『我媽 ........為了跟我親近很努力,應該沒問題。』雖然這樣說很對不起母親,不過也因為有這樣的關係,他才能利用這點引見景修。

「好吧! 知道了,我會盡快回來。掛了。」聽進泰燮這樣保證,他放下心來,準備挑戰。

 

就在泰燮對著景修講這個好消息時,彩英私心的投下一顆震撼彈,在沒有通知泰燮的情況下,悄然地來到泰燮家拜訪他的雙親。

 

景修母親在一旁聽見景修的談話內容,才知道景修原來是想打發她,然後再趕緊回來會情人。

無法制止的脾氣猶然再升,『你是想把你媽當做行李,丟在家裡,馬上就要回來家裡是不是?! 』

景修趕緊安撫母親,「我們到那邊去坐。」這裡是商店區,不想再這裡和母親起爭執。

『幹麻浪費機票錢來飛去的。』烙下這句話,她便往等候區坐下。

無奈的嘆了好幾口氣,景修尾隨母親的步伐前往等候區。

「媽~」害怕母親反悔不回首爾,他安撫的道。

『好,隨便你。你想看我上吊自殺的話,就隨便你怎麼做吧! 』為了讓景修走回正途,心痛的流下淚水,她使出撒手鐧、恐嚇著景修。

「媽! 幹麻說這麼可怕的話。」別這樣逼我好嗎? 和您這樣對恃我也很痛苦。

『你這樣子,遲早都會逼我去上吊自殺的。』

「那我先上吊吧! 你為什麼不能溝通呢? 怎麼說都說不清楚。」

『明明一表人才,你這孩子 ......為什麼一定要當個怪物!!! 』

「我是怪物嗎?」為什麼? 生他養他的母親會說出這樣的話來。

『難道不是嗎? 』一想到景修不肯隨她的意 繼續隱瞞性向,和秀娜的媽復合或和其他女人結婚,她苦到口不擇言。

「我是媽生的,我可沒求過您把我生成這樣。」他的心  痛得不想再說,痛得不想再想。

她的心  裝滿著對景修的愛,卻因為失言;無可挽回地無聲落淚。

看著母親這樣,景修無奈前往櫃檯取消機票,載母親回濟州市飯店休息。

 

泰燮家裡。

如往常般,計程車載著客人停在民宿門口。泰燮奶奶剛從兒子家裡聊天出來,便看到一位從計程車下車帶著水果禮盒非行李的妙齡女子。

從計程車下車後,彩英緩緩的往民宿走進。接近門口時她遇見了泰燮奶奶。

「您好,請問這裡是楊泰燮的家嗎? 我是來拜訪泰燮的父母的。您知道他們住哪裡嗎?」

『我是泰燮的奶奶。』妳是 ......?

「初次見面,請多關照。我是泰燮的的女朋友,奶奶。我是來拜見父母的。」沒想到,還沒進門就先遇到了泰燮的奶奶,上天是站在她這裡的,她實在是太高興了。

『說是被甩了啊,是另外一位小姐嗎? 』奶奶覺得莫名奇妙的喃喃自語,明明孩子的媽說泰燮才剛被甩,怎麼這麼快就有新的小姐?

彩英沒聽清楚「什麼?」

奶奶驚覺說了不該說的話,『啊~ 沒有,沒事。來吧,快隨我進來。』

彩英興高采烈地隨著奶奶進屋。

 

『泰燮的媽~』是婆婆,不是剛離開嗎? 怎麼折回來了?

『是泰燮的女朋友來請安了。進來,快進來吧!』奶奶熱情招呼著彩英進屋來,

『這是泰燮的母親』並介紹敏財給彩英認識。

「伯母您好,我是柳彩英。」

敏財驚訝不已,對著彩英問『泰燮說分手了啊,但妳怎麼會.........。怎麼彩英會來呢?

「的確是這樣的,不過我又回心轉意了,和泰燮也已經說好了。」彩英口是心非的說著。只要能先得到泰燮家人的認可,泰燮也莫可奈何。

『是嗎? 真是這樣嗎,太好了。』敏財咧嘴高興的笑著說,原來泰燮已經彩英和好了,可能是泰燮拉不下臉所以才沒說吧。

還有好多的問號還沒問出口,奶奶責怪敏財說,先讓小姐坐下和倒杯茶水來,有什麼話坐下來說。

坐下前,彩英趕緊拿起手上的水果給敏財,敏財含笑的收下。

『謝謝,我們會好好吃的。我們本來也正想見他的女朋友。事實上,我還發了封短信說想要見一面呢。』

「是,我收到了,我很高興,還特別保存起來了。」就是因為這封短信,讓我有了勇氣到這裡。

『坐地板妳應該不習慣吧,我們去餐廳坐。』「不用的,沒關係,我媽媽是日本人。」奶奶和敏財聽到後臉色快速變了一下,隨即又說這在韓國很普遍,有很多日僑。雖然這樣說,但奶奶心裡還是希望泰燮娶的是正統韓國人。

 

奶奶隨後請敏財去請泰燮父親下來。敏財正要去叫炳泰時,炳泰已經從樓上下來,看到彩英時他嚇了一跳,尷尬的解釋因為剛剛在染髮,還沒洗去顏色,所以頭髮還包著保鮮膜,讓她見笑了。

泰燮父母親、奶奶都坐下來後,彩英說著她的家庭。她從高中起每年都會從日本飛來韓國學韓語,並在韓國念大學,爸爸的故鄉是濟州島。和泰燮是在首爾唸醫大時認識的。

敏財聽到後才知道,原來他們倆認識很久了,還以為是剛認識沒多久。

彩英回覆她們交往了一年,但是她想和泰燮結婚,請泰燮父母親和奶奶幫幫她。

泰燮父母親聽到後高興極了,只有奶奶嚴肅的問她『為什麼又改變心意了,我們不喜歡變來變去的女人。』

「伯母的簡訊給了我很大的力量和勇氣,最重要的是泰燮是很好、善良的人,我很喜歡泰燮。」

敏財聽了很感謝彩英這麼喜歡泰燮,但還是疑惑的問道『但泰燮對於復合,有什麼樣的想法? 』

「有點驚訝,但沒說什麼。」彩英臉色微變、神色有些不自然的說謊道。

『是哦~ 沒說什麼就好。』敏財高興的不得了,便趕緊去找相機。想幫彩英拍張照片,給沒辦法看到彩英的家人看,證明彩英有來過外;也讓大家知道泰燮的女朋友是長怎樣。

 

和泰燮雙親及奶奶愉悅地聊了一刻鐘後,彩英便起身告別,承諾會再來訪。
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魔法梅根 ~

magan580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